华与华方法,做一切都基于四个字:赢了再打!

不是讲要打得赢,而是要先赢,然后再打。

这就源自《孙子兵法》形篇的思想:先胜而后战。

我们经常讲形势如何如何,形势不好,形势一片大好,这形势,是两个东西:形和势,就是从孙子兵法的《形篇》和《势篇》来的。谋事在形,成事在势。战胜的过程,是两个过程:形胜和势胜。

先看看《形篇》说什么:

孙子曰:昔之善战者,先为不可胜,以待敌之可胜。不可胜在己,可胜在敌。故善战者,能为不可胜。故曰:胜可知而不可为。

就是说真正善于作战的人,先规划自己,让自己成为不可战胜的,然后等待可以战胜敌人的时机。不可战胜,在于你自个儿,能否战胜敌人,在于对方有没有给你可胜之机。所以说善战者,能够做到自己不被敌人战胜,却做不到敌人一定会被我战胜。

一句话,人管得了自己,管不了别人。先管好自己,再观察别人。

所以,这一段最后说:胜利可以预见,但如果条件不具备,是不可以强为。

这个胜,就是形胜。

昨天正好有个案例,说张朝阳承认自己“输掉了微博大战”。输掉了?有大战吗?没有什么战,至少我们没感觉到新浪在跟他战。但他显然投入了很多的资源去战。他没有“先为不可胜”,规划出自己的阵地,一味的去攻,无非是给新浪挠挠痒,没有意义。

#华与华方法#说,“锁定对手”是营销思维的大忌。如果要说锁定,营销首先是锁定顾客,而非锁定对手。竞争的本质在于盯住顾客,不在于盯住对手。锁定对手就等于被对手的思维锁定。那人们为什么老想锁定对手呢?这是人性两个弱点:1、老羡慕别人,想成为别人;2、不去看谁给他饭碗,老盯着谁抢他饭碗。就是说这个道理。

什么叫形胜呢?荀悦有一段话比较准确:

夫立策决胜之术,其要有三:一曰形,二曰势,三曰情。形者,言其大体得失之数也;势者,言其临时之宜,进退之机也;情者,言其心志可否之实也。故策同、事等而功殊者,三术不同也。

这段话意思是说,形是大体得失的计算,你胜算有多大,这是算得出来的。算清楚了再做,算不清楚别做。中国还有一位企业家,黄光裕,他有一句著名的话:“有三分把握就做”,这个性格在一无所有的时候可以,因为输光了也是光,有了身家之后就不行,因为笔下有财产万千,笔下有人命关天,还有那么多兄弟跟你。

做事先看形,行不行。做起来就靠势,荀悦说是“临时之宜,进退之机”。可以这么说,不过孙子在势篇里讲得更深刻。荀悦还讲了“情”,就是主将的意志力,和团队的士气,“心志可否”,象张朝阳那样,开始高调说我在打瞌睡,你们搞出个微博来,等我回来打败你们!之后又没判断、没办法,就是心志不可。这个“情”,在《孙子兵法》里也归为“势”。所以荀悦的形、势、情三要,实际还是形、势二要。这个后面再讲,先接着看《形篇》:

不可胜者,守也;可胜者,攻也。守则不足,攻则有余。善守者藏于九地之下,善攻者动于九天之上,故能自保而全胜也。

要成为不可战胜,靠守。要战胜敌人,靠攻。要守,是因为力量不足。要攻,一定要大有余力。

《孙子兵法》的思想,首先不是怎么战,而是:第一,最好不战,第二,不打无把握之战。从这个角度来说,孙子首先是反战的。

为什么反战呢?并不是说孙子是个和平主义者,而是战的代价太大!正如在前面的《作战篇》他写道:

力屈、财殚,中原内虚于家。百姓之废,十去其七;公家之费,十去其六。

打一场战争,民财要干掉70%,国库要干掉60%,输得起吗?

很多人做事不考虑代价。企业也好,人也好,做任何事情都是投资,一是投入金钱,二是投入时间。钱赔了还可以再赚,时间则一去不复返。

所以孙子首先强调己之不可胜,强调守,守住自己的地盘,自己的价值,自己的竞争壁垒。如果要战,一定是自己有绝对优势,有压倒性的优势才战。还是讲“先为己之不可胜,以待敌之可胜”,孙子是个“超级智慧的超级胆小鬼”,下文还会细说。

“善守者藏于九地之下,善攻者动于九天之上”,又怎么理解呢?

首先,千万别以为守是保守的,是不进取的。

守,本身就是胜的积累,而且是加速积累!

从企业经营来说,简单的类别可以将专业化和多元化的问题,你每进入一个新的领域都是攻,深耕在一个领域就是守。王石当初把所有的公司都卖掉,就守住一个房地产,就守出了一个万科。

从个人来讲,行行出状元。就是专注、坚持。我在微博说一辈子只干一件事时,博友@李建伟- 给我留言说:世界管理大师博恩崔西说的,任何一个人只要专注一个领域5年,成为专家,10年成为权威,15年成为世界顶尖。

在经营上,你守住一个地方,能守出一个世界顶尖来,就能活在他人想象之外!所以守,是一个从量变到质变的积累,是深深的藏于九地之下,没人知道你水有多深,因为他们没有在一个地方耕耘过这么久,没有达到过这么深,你就能形成最高的竞争壁垒,我把它成为竞争堡垒,别人进不来。有了这个堡垒之后会怎么样,下文再说。本文线索很多,读者务必一条条记住,最后要全部拴拢来。

那什么叫善攻者动于九天之上呢?就是你觉得他在攻击你的时候,他根本没攻击你!

因为,他在九天之上,他跟你不在一个平台,不在一个层面,不在一个战场。大家不是说“狗日的腾讯”吗?有他在,你搞什么都搞不成,你觉得他跟你竞争,他可没觉得战场上有你,这就是动于九天之上。怎么来的?不是临时策划来的,是他前面已经“先胜”了。

所以孙子的“善守者藏于九地之下,善攻者动于九天之上”,不是我们通常说的攻守平衡,是攻守都严重不平衡,都是建立绝对优势。

所以#华与华方法#说,什么叫竞争?竞争的本质是要你没法跟我争,而不是我要跟你争。这就是≪孙子兵法≫说的“善战者先为己之不可胜”,也是≪道德经≫说的“夫不争,则天下莫能与之争。”一旦你想去跟某某某争,你已经输了。

接着读《形篇》:

见胜不过众人之所知,非善之善者也;战胜而天下曰善,非善之善者也。故举秋毫不为多力,见日月不为明目,闻雷霆不为聪耳。古之所谓善战者,胜于易胜者也。故善战者之胜也,无智名,无勇功,故其战胜不忒。不忒者,其所措必胜,胜已败者也。故善战者,立于不败之地,而不失敌之败也。是故胜兵先胜而后求战,败兵先战而后求胜。善用兵者,修道而保法,故能为胜败之阵。

这段的意思是说,先胜而后战之后,最后的战胜就不是个什么大不了的事儿了。能举起秋毫不能算力气大,看得见日月不能算视力1.5可以不用珍视明滴眼液,听得见打雷不能说你耳朵好。

真正善于作战的人,都是战胜了容易战胜的敌人,甚至是战胜了已经失败的敌人。所以!真正善战的都不是“名将”。名将是什么呢?不可能打赢的仗,都给他打赢了,所以一战成名!项羽呀,李广呀,都是这样的千古名将。而真正善战的人呢,他准备充分,按部就班,一点差错都没有。

孙子自己是不是名将呢?他的名主要还是来自于《孙子兵法》这部书,历史没留下什么他打仗的具体故事。和他在吴国同朝为将的另一位:伍子胥,那就是轰轰烈烈的超级名将了,真正生当为人杰,死亦为鬼雄,一生都在仇杀中度过,报了父亲被冤死的血海深仇,最后自己也是冤死的命运。而孙子自从在吴国为将后,除了说他贡献很大之外,基本没什么具体故事,最后也不知道怎么死的,想必是死在自家床上,所以没有伍子胥那样冤死的故事。

所以,打胜仗的军队,总是先获得胜利地位,获得取胜条件之后,才投入战斗。而打败仗的军队,总是冲上去就打,企图在战斗中捕捉机会侥幸获胜。

所以,会用兵的人,善于修明政治并且遵循致胜的法度,成为胜败的主宰。

先胜后战,在取得压倒性优势的前提下作战,绝不心存侥幸,这就是孙子的思想。

有人会说,你这是强者的兵法,弱者怎么能有压倒性优势呢?创业者怎么能立于不败之地呢?

这样理解就错了,这不是强者的兵法,而是所有的兵法。弱者怎么能有压倒性优势,就是形成局部优势,所谓集中优势兵力打歼灭战。创业者怎么能立于不败之地,手艺资源积累充足了再创业就能立于不败之地。啥都没弄明白就冲上去创业,那就只有看能不能中六合彩成为“名将”了。

《形篇》还有最后一段:

兵法:一曰度,二曰量,三曰数,四曰称,五曰胜。地生度,度生量,量生数,数生称,称生胜。故胜兵若以镒称铢,败兵若以铢称镒。胜者之战民也,若决积水于千仞之溪者,形也。

度就是土地面积,量就是推算这么大地盘产多少粮食有多少资源,数就是这么多粮食资源能养多少人的军队,称就是把你的军队人数我的军队人数比一比,比一比就知道谁胜了,谁的数大谁胜。

镒和铢,都是重量单位,一镒大概等于576铢,铢怎么打得过镒呢?

所以胜利者指挥军队打仗,就像在千仞高的山上把一个堰塞湖炸了水冲下来,谁挡得住?

这就是“形”。

Leave a comment